同乐城 世界第一高坝全面填筑正式启动 开创“5G+”智慧工程新时代

同乐城 报导:

4月26日,由水电七局承建的世界第一高坝——双江口水电站大坝基坑全面填筑正式启动,标志着这座大渡河干流上游控制性龙头水电工程,全面展开建设。

首次大坝填筑量共计约1500方,为确保大坝基坑全面填筑节点目标的实现,项目部高度重视、严密部署、科学组织,严格落实安全质量责任,在克服外围环境和疫情防控等不利条件下,经过项目全体员工的艰苦攻坚和顽强奋战,实现双江口水电站从规划到核准、从设计到现场施工近20年建设高峰期又一里程碑式重大节点。

作为世界在建最高砾石土心墙堆石坝,拥有315米坝高和4500万方总填筑量,整个电站以高海拔、高寒、高坝、高地应力、高流速、高边坡等“六高”著称,电站正常蓄水位2500米,总库容28.97亿立方米,调节库容19.17亿立方米,总装机容量2000兆瓦,多年平均发电量77.07亿千瓦/时。整个电站建成后有助于改善川西北生态示范区和加快藏区脱贫致富步伐,将为治蜀兴川提供优质清洁能源。

该工程作为国家能源集团智慧工程全面推广应用的典型代表,积极响应国家新基建号召,探索5G技术与智慧工程的深度融合。通过与四川省移动公司合作,电站现场建成投运了国内首座水电工程建设期5G基站,实现了5G网络的覆盖,为推广应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终端、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实现智慧工程“5G+”应用场景,助力工程建设“五控制”智能管控目标创造了良好条件。

目前,双江口水电站已编制完成“5G+”智慧工程应用场景总体策划方案,明确了“5G+”网络基础平台建设、“5G+”智能大坝、“5G+”无人机地灾排查等五大类共计15个具体场景应用内容,首批3个应用场景将在4月底推广使用。

从前人们对电信运营商的普遍印象就是“富可敌国”,那些密密麻麻矗立在城市、乡村大地上的信号塔(基站)就像一根根“吸血管”,日夜不停、源源不断地从亿万用户中吸取收入和利润,从日赚2亿、到日赚3亿、到日赚4亿。

到了今年,电信运营商的境况似乎有点“急转直下”——一方面,随着公众通信市场的饱和,人口红利消耗殆尽,流量业务快速贬值、同质化竞争不断加剧,运营商一直找不到新的收入增长点和发展拉动点,在叠加网络提速降费政策性减利,今年上半年,以中国移动为首的电信运营商收入和利润均出现下滑,电信行业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另一方面,电信运营商的运营成本在日益增长,其中,5G网络的建设和运营成本对运营商造成沉重的负担,撇开5G网络建设的庞大投资压力不说,光是5G网络的运维成本就够运营商“喝上一壶”,那些密密麻麻的基站可能将变成“抽血管道”,让运营商陷入困境。

在全球竞逐5G发展的背景下,5G的上马显得有些仓促,从标准的初步完成到商用部署仅仅过了1年时间,而4G则花了近5年,从成熟度来看,其实当前5G网络技术还谈不上成熟,其很多关键技术仍有需要改善的地方,比如产品体积、功耗、性能、稳定性等指标尚有较大优化空间。

AL5G基站在双江口水电站投运,实现智慧工程“5G+”应用场景

其中,以功耗来看,按照运营商官方的统计,5G基站最大功耗约为4G的3-4倍。根据中国铁塔的一份分析材料,目前几家主流的厂商的5G基站单系统的典型功耗分别为:华为3500W,中兴为3255W、大唐为4940W,作为对比,4G的单系统功耗仅为1300W,5G是4G的3-4倍。

为什么5G功耗如此之高呢?一方面,5G的Massive MIMO本身是以更高的计算成本为代价降低传输功耗;另一方面,由于5G传输速率将成倍提升,5G基站将处理海量数据,且随着5G业务的不断发展,5G BBU的计算功耗将逐渐上升。因此,相比4G时代基站功耗大部分花在传输上,在5G时代,基站的计算功耗将大幅提升超过传输功耗。

而更关键的是,以上还是单基站的对比,而5G基站的覆盖面积远小于4G基站,如果要实现相同面积的覆盖,5G基站的数量可能将是4G的2-3倍,如此一叠加,5G网络的功耗将是4G网络的6-12倍。

换言之,在5G时代,电信运营商的电费成本将是4G时代的6-12倍。

大家可能认为小小的电费对于“富可敌国”的运营商来说算不得什么,但事实上,电费对于运营商来说已经是一笔沉重的成本,还是以中国移动为例,中国移动2018的耗电总量是245亿度,那中国移动将为此缴纳多少电费呢?若按每度电1元计算,中国移动将为此缴纳245亿元的电费。而哪怕基站数量远远不如中国移动的中国电信,其2018年全网电费也高达140亿元,中国联通也差不多在120亿上下。

如果以此为基数,到了5G时代,电信运营商的电费将比4G时代翻了6-12倍,那将意味着中国移动将缴纳1470-2940亿元的电费,当然,运营商的电费支出不光是网络,还有数据机房、办公楼等,这些部分增长不会那么快,哪怕考虑这一点,中国移动的电费仍将超过2000亿元,如果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在5G时代要达到中国移动同等的网络覆盖水平,其电费成本也将是这个规模,至少是千亿规模的。

这对运营商来说意味着什么呢?三大运营商2018年的利润分别是:中国移动1177.81亿元,中国电信212.1亿元,中国联通102.57亿元。一旦到5G时代,面对上千亿规模的电费成本增加,电费支出将吞噬掉运营商所有的利润,甚至将陷入严重的亏损。

电费可能将成为压垮电信运营商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然,这样的测算只是纯理论层面的测算,运营商不会放任这样的事情发生,全球多家领先运营商已公开表态:要以最低的成本建设最好的5G网络,而国内运营商也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

一方面,运营商积极联合设备厂商,推动5G基站技术的不断成熟,降低功耗,比如将数据中心式的散热/冷却技术引入基站,智能化能耗调节,动态休眠、载频/时隙关断技术等,这将改善5G基站功耗问题。

另一方面,运营商寻求其他管理手段降低电费,比如在今年年初工作会上,中国移动集团领导就对电费问题做了专门的分析,要求开展5G电量模型研究,加强对电费的计量、监测、监控和用电优化,积极推动降电价政策落地。

文章来源: 北极星电力新闻网,电子说

同乐城 下期再见。

同乐城棋牌平台_同乐城现金网_正规棋牌游戏平台【官网主站】 同乐城棋牌平台_同乐城棋牌app_正规棋牌游戏平台【官网主站】 同乐城棋牌平台_同乐城棋牌app下载_正规棋牌游戏平台【官网主站】 同乐城棋牌平台_真人网上娱乐_正规棋牌游戏平台【官网主站】 同乐城棋牌网_同乐城棋牌娱乐有限公司[hgg229]